假的Q娃
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沉船不死心
今天你的船沉了吗?沉了。

魔法解开之前(四)

※毫无骑士风味的骑士paro。主要是41,含少量82(※※就是这集了)

※少女漫画全开。应该说,这样的少女漫画应该现在都要绝迹了。OOC。雷。慎。

上集戳花:

 

逃也似的离开环和NAGI身边,鼻尖萦绕的呛人甜味开始渐渐消散,一织才放下掩住口鼻的双手,长舒一口气。虽说不确定这甜味别人是否也能闻到,他还是下意识地选择了遮盖起来。

——遮起来。和光明坦荡的骑士精神相去甚远的一件事,如今倒是做的不带丝毫犹豫。一织不尤苦笑。

做了个深呼吸,他保持平时的样子推开自家大门。

 

“我回来了。”

木门发出吱呀的响声缓缓打开。屋内一片昏暗,听不见回应他的声音,也没有其他人的气息。只有餐厅桌上放着一盏小小的导力灯,发出些许温暖的黄光。

一织走到灯旁,见桌上还放着一只盒子和一张纸条,便拿起纸条读了起来。

 

“给一织:

欢迎回来!近畿小镇的一个月辛苦啦,不知道你过得还好吗!家里一切都很好,老爸老妈一周前出发去旅行了。一把年纪还要挑战徒步旅行,他们精神好过头了,真是完全不需要担心www

我呢也还是老样子,就是最近要塞那边事情有点多,人手不太够,经常要我们小队去帮忙。今晚本来是该轮休的,谁知道突然说要跟要塞那边换班。搞啥呢我菜都做好一桌了哎!——是想这么吐槽,不过毕竟是工作,也是没办法的事。一织等下自己热热吃了吧!

昨天听八乙女队长说一织要有封号了!不愧是我优秀的弟弟,恭喜啊!这次没法当天给你庆祝了,只好先把礼物放在桌上,等我回来可要好好再庆祝一次啊!”

 

纸条是一织的哥哥三月留下的。从内容看,父母出门旅行、三月去要塞换班,家中因此空无一人。一织走进厨房,看见满桌他喜欢的菜,似乎还留有余温。想到几小时前三月还在这里系着围裙哼着歌煮饭,年轻的封号骑士不禁露出柔和的表情。

和泉家作为骑士世家,哥哥自然也是王都骑士团的成员。但与年少有为的弟弟不同,三月只是个最普通、平凡的骑士,平日更没少被拿来和一织比较。尽管如此,三月也从未放弃过自小根深蒂固的骑士梦想,不断以自己的方式奋斗着。一织从心底尊敬兄长的选择,也一直以有这样的兄长为骄傲。何况三月还是一位非常会照顾人、且非常可爱(重音)的好哥哥。

拆开礼物的包裹,纸盒里安静地躺着一副柔软的兔毛手套,是一织去年冬天犹豫很久却没舍得买下的轻奢侈品。里面还附着另一张便条:选来选去还是这个最适合一织,恭喜升封号骑士!

带上完美贴合手指的手套,一织在心里谢过哥哥,再次确信他的兄长是最好最棒世界第一。

 

咚咚。

 

这时门响了。日落西山,已经不是访客前来的时候。难道是哥哥忘带东西回来拿?一织还沉浸在对兄长的三百六十度赞美中,脸上带着飘飘然的笑容,脚步轻快地去开门。可是打开门,欢迎回来的欢字还没说出口,整个人就先僵在了那里。

“哟,”环歪着身子戳在门口跟他打招呼,“一织织你怎么突然跑了啊,害得我还得到家里找人。咦,怎么感觉你那么高兴,发生什么好事情了?”

方才灿烂的笑容化作大写的尴尬僵在脸上,一织又气又羞,好想直接把门摔上,糊这人一脸最好。但碍于很多原因他不能这样做,只好咬牙切齿地对他现在最不想见到排行榜No.1的同事说:

“四叶さん才是,怎么跑到我家来了?!还有什么事吗?!”

环很无辜地转转眼睛,说:“没事就不能找你吗,一起去吃晚饭吧。”

一织刚想说不好意思我已经有晚饭了,可话到嘴边却是说不出来。环盯着他看,那眼神是他无法拒绝的。什么也说不出,他最后只有轻轻点了头。

 

 

餐厅和酒馆聚集的繁华街,这会儿方才到华灯初上的时候。周末的夜晚小酒馆塞满了人,两人好不容易在角落里找到空位坐下,迅速点好菜后无所事事起来。

环拨弄够了花瓶里有些蔫答的小野花,便支着下巴观察坐在对面的一织。他们回过家都换上了便装,环穷极无聊,开始数起一织衣服上有几颗扣子。呢绒背心上,一二三四颗,衬衣上,下面遮住了看不见,能看见的还有一二三颗。肩上一边各一颗。所有扣子都系得规规整整,跟它们的主人一个模样。

环认真的视线盯得一织坐立不安。傍晚见过六弥NAGI之后,原本已经模糊的记忆再次变得无比鲜明。他到现在也没有完全相信女巫和所谓的魔药真正是现实,那位游吟诗人或许也只是恰巧出于好玩开了个不那么恰巧的玩笑。但此刻环在他身上游移的视线实在让人在意,一织不敢与之对视,只好放眼外头被深沉的夜幕笼罩的遥远天边。

于是他们的桌子成了嘈杂的小酒馆里唯一安静的角落。不过马上环选择了开口,打破两人间的沉默。

 

“一织织知道吗?人为什么要跟别人接吻?别人的嘴巴很好吃吗?”

 

可他问的这个问题,却是平地一声雷,一织差点把刚送进嘴里的水全都喷出来。

“咳咳……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种问题?!!”

为了不在公众场所众目睽睽之下行不合礼仪之事,黑发骑士把水强行压回嗓子里,呛得连连咳嗽。

“突然想起来的。刚刚问NAGI亲他不回答我,让我回头问一织织。难道一织织比NAGI亲还是这方面的行家?”

“是才怪了!!”一织心里已经骂了那个不靠谱的吟游诗人一万遍,但却鬼使神差地继续了这个话题,“……接、接吻是因为彼此喜欢吧……”

“那为什么喜欢一个人非得接吻不可?”

“喜欢对方,想和对方有更多身体上的接触吧……”

“身体接触?接触了会怎么样?接触了就会高兴吗?”

“对方是喜欢的人的话当然会吧!高兴的同时也会紧张不安,心脏好像要从喉咙里跳出来,接触到的地方像被火烧过一样滚烫……”

这样说着,身体各处被触碰的记忆仿佛也随之被唤醒一样,燃烧起鲜明的热度。醒来时倚靠的肩头。被握紧的手腕。每一次都能听到自己心脏加速跳动的声音,仿佛要被整个世界听到了,却只有对方听不到——不,还是自己一直拼命遮起来,不想让他知道。

“是吗。”

环撑着手臂,直勾勾地看进他的眼睛。

“那一织织喜欢谁吗?”

那是一双从刚才开始就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似乎能看透一切的眼睛啊。水蓝色的瞳仁反射着昏黄的灯光,亮得不可思议。就是这双眼睛投来的目光,让他一次次、一次次地服软、妥协,有魔力一般地拒绝不了。一织愣了半晌,才意识到这是个向自己提出的问句,慌忙解释说都是书里看来的请你不要误会。

对一织显然有鬼的回答环只是哦了一声,像是对这个话题失去了兴趣。他拿起一块面包,把视线从黑发骑士身上移开。尴尬的沉默重新在两人间蔓延。

好在这时候菜来了。环大喊一句饿死我啦便开始狼吞虎咽,一织心脏却还在砰砰直跳,一餐食不知味。

 

 

那之后白之骑士始终有些心不在焉。两人从酒馆出来抄无人的小巷回家时,更是一路无言。小巷和大路上的人声喧哗好像是两个世界,只听得见两人沙沙的脚步声。

一织看到前面院墙下有两个人影,寂静的巷子衬得有些激动的人声刺耳地清晰。一个披斗篷的身影背对着他,另一人面向他,脸被蒙在阴影里看不清晰,但身形上看显然是男人,正抓着前者的手,似是发生了争执。

夜晚无人的小巷里,这行迹实在显得可疑。一织皱皱眉头,想着明天要向八乙女队长提出加强繁华街的夜间巡逻和风化整顿,准备出言喝止。

“真稀奇,是乐乐诶。”

先一步认出那人的环却道。

“啊???”

乌云飘过,月光重新洒向大地,照亮了银白的发丝下轮廓分明的俊脸——分明是王都骑士团的年轻队长八乙女乐。乐望着环和一织,环和一织也回望着乐,双方都是一副意料之外的模样。

“八乙女队长,您在这干什么呢。”

还未消化过来眼前的事实,一织呆呆地问。不料乐竟然支吾起来,不断发出“啊”、“呃”、“这个”之类无意义的音节,还有些害羞地挠起脸。

一直背对环和一织的斗篷身影这时轻笑一声,耸了耸肩,慢慢地转过身来。瞥见那人正面的一瞬,一织像欠发条的玩偶一样僵住了。

那人面向他们,把斗篷从头顶缓缓取下,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深绿的发丝在夜风中轻轻飘扬。

 

“两位小朋友晚上好,今夜月色不错呀。”

 

圆框眼镜、猫眼和深绿的头发,虽然不再是一身漆黑的女巫打扮,却毫无疑问是那个诡异的空间里,一织所遭遇的女巫二阶堂没错。

糟透了,一织想,那原来真的不只是一场噩梦。

“你竟然还敢再出现在我面前……”

全身的血液在羞耻心、愤怒和别的什么情绪的混杂物作用下滚烫地奔流起来。随身携带的骑士剑一半已经出鞘,在月色下泛着银色的冷光。

“冷静啊小一弟弟,有话好好说,年轻人不要太冲动一言不合就拔剑。”

二阶堂一副无意争执的淡然模样,手里却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只魔杖。

宁静的小巷空气陡然变得剑拔弩张,对峙双方竟是本应是初次见面的同行人和部下。八乙女队长难掩惊讶,慌忙插手调停:

“等等等等,武器先都放下!和泉弟弟你怎么认识二阶堂?!”

“一面之缘而已啦,没什么可说的。”

女巫不耐烦的语调像是怕极了麻烦,回答乐的问题时看也不看对方一眼。

“小一弟弟,我知道你想问的事有山那么多。在这里总不方便讲,我们借一步说话?”

指向一条更幽静无人的巷中巷,他冲一织歪了歪头。

“喂二阶堂……”

仍旧一头雾水的骑士队长还想说些什么。

“哥哥不喜欢死缠烂打追问到底的家伙。八乙女队长,你很碍事,那边去那边去。”

无动于衷地摆摆手,女巫头也不回地向深处走去。一织咬紧了嘴唇。虽然不太情愿,但正如二阶堂所说,他想问清的事太多了。权衡一番,青年人还是追上了那个背影。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环与乐的身影远得看不见,年轻的骑士立刻迫不及待地提出问题。

“嗯——看来还没起效啊。”

二阶堂没有直接回答,只是饶有兴味地盯了他一会儿。

“你还没跟环接吻啊。难得给你用了那么好的魔药。”还坏心眼地得出结论。

“你觉得我会相信那种噩梦一样的经验乖乖照你说的做吗!”一织怒。

“现在你知道了,不是梦嘛。”

女巫笑眯眯,伸出一根手指抚上骑士轻微颤抖着的嘴唇。

“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千真万确的事实。每当你对环动心,我的魔药就会有所反应,散发出他无法抗拒的甜香气味,引诱他和你接吻。一次——只要试过一次——就再也不能忘怀,越来越上瘾,由外到内变成你的俘虏。我说过了,这是女巫二阶堂最新调制的最强魔药,向单相思者思慕的对象施加爱欲的魔术。”

“这下你知道了。所以小一弟弟,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不知不觉黑发的骑士已经被逼着退到了墙边。瞳仁偏小的琥珀色猫眼近在咫尺,一织仿佛被施了魔法一样动弹不得。与那时一样,女巫的话如直接在脑海里响起一般清晰,瞬间他便理解了字句间的所有含义。

静默地听完,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做的。”

那是一声过轻的呢喃,除了一织自己,没人能够听的真切。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不会做的。不会和四叶さん接吻的。如果喜欢上我的不是现在的这个四叶さん,那就没有意义。”

“你知道自己是什么意思吗,在你彻底失恋之前,在那家伙成为别人的东西之前,连一次触碰喜欢的家伙的机会都没有了啊?”

二阶堂突然焦急起来。

“我明白。可是这样就好。”

一织抬起头,目光凛凛,是决心已定的人才会有的样子,仅有一丝极微小的悲伤从黑曜石的双眼中若有若无地流露出来。答案或许早已存在了,从他发觉自己喜欢上了环、却选择将感情隐瞒起来的时候开始。

对面的人眼神黯淡下来,放开了手上的牵制。是吗,二阶堂说,语气听上去有些微妙地冷淡。

“所以请把我身上的魔法解开。”骑士平静地要求。

可对方却发出了徒然的笑声。

“我做不到。这个魔法是无解的。真的。抱歉啦,小一弟弟。”

“什……”

话音未落,一阵狂风穿过小巷,强得一织不得不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双眼时,二阶堂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和泉!!!”

“一织织!!”

乐和环的声音由远及近地响起,同样感受到了狂风的二人飞速向他跑来。乐焦急地四下环顾,不见女巫身影,气得一拳捶向墙壁。

“可恶,又让他逃了……”

环也表示刚才斗篷男的气息已经从这里消失。

“一织织还好吗!那个混蛋对你做什么了?知道这是哪我是谁吗?”

环紧张地抓住呆立的骑士的手。

一织沉默半晌,松开环握上来的手:“四叶さん,请你冷静。什么也没发生,我很好。”

“那就好,”乐似乎也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那家伙跟你有什么过节,如果是烦人的恶作剧,过些日子我会抓他来给你道歉。我去追那家伙了,先走一步!”

他一边说,一边向狂风吹来的相反方向跑去,身影迅速在黑暗中消失不见。

一织目送乐呼啸而去的背影。方才的强风里,他隐约又听到了一声女巫的抱歉,但直觉告诉他这声道歉并非说给他听。那又是说给谁的呢?

 

 

意料外的插曲后,两位骑士继续走回家路。这次环走在前面、一织慢慢跟在后面,后者显然比刚才更加心不在焉,不论环找什么话题都只会回应“嗯”、“是啊”,精神仿佛飞到外太空。

“一织织替我写给乐乐的报告书。”

“嗯。”

“给我买十个国王布丁。”

“嗯。”

“……。一织织平时总假装没兴趣,但其实最喜欢可爱的东西了。”

“嗯。”

“NAGI亲说你是傲娇,还要请你下次穿KOKONA的衣服给他伴舞。”

“嗯。”

环觉得完了,一织织坏掉了。这下怎么办啊,一会儿到了和泉家让三月哥哥知道了不得气得死去活来抓他兴师问罪吗——忽然他灵光一闪。

苍骑士停下脚步说:“一织织,跟我接吻吧。”

一织原本低着头继续嗯……应声之后发现不太对劲,猛一抬头结果正撞在环身上。

“四叶さん你刚才说什么?!”

鼻子被撞得生疼。但眼下一织全部的注意力都被环刚才的话吸走,来不及顾及其他。

“欢迎回到地球,一织织的意识刚才果然被外星人拐走了……”

环哈哈地笑,一织在他眼皮底下干着急。

“不是你刚才说要,干什么??”

“接吻啊。”

环重复了那个单词,伸手抓住了一织的肩。

“我刚才问乐乐人为什么要接吻,乐乐说‘当然是因为有喜欢的人了’。我说‘和不喜欢的人就不会接吻吗’,乐乐说‘肯定的吧!你会想和讨厌的家伙嘴对嘴吗!’。我想想冷汗都下来了!绝对不要!”

“所以呢?!”

一织一头雾水,完全看不透话题的流向;下意识地想要挣脱,却像是猎人手里扑棱翅膀的麻雀一样,根本摆脱不开。

“我想知道接吻是怎样的感觉啊……”

啪。黑发的骑士后背贴在了夜晚冰凉的石墙上。怎么又是这个姿势,脑海中混沌一片的一织没由来地吐槽起来,但现在分明是刚才无法比肩程度的不妙情况。环的左手肘贴着他的耳廓支在墙上,右手则握着他的肩,水色的脑袋一点点压下来,没有梳起的刘海胡乱地落在他的额头和脸颊。即使黑暗和阴影遮挡住一部分视线,环的表情他也看得清清楚楚。毫不像是开玩笑的认真的表情。

 

“为什么……是我……”

两人间的距离化为无物前的一刻,浓郁的甜香充盈在鼻息之间。一织下意识地紧闭双眼,颤抖着吐出最后的挣扎,细若蚊声。

“因为我是喜欢一织织的,所以没问题。一织织也喜欢我吧?”

黑发的骑士浑身一震,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时针前进了一秒钟。苍骑士的嘴唇轻轻覆上了白骑士的。

-tbc-


2017.05.21补:

十分不好意思,坑了。第五集有个大纲,地址留给好奇少女漫画结局的朋友:

http://geheimschriftbitte.lofter.com/post/1e9be5ec_fc40471

pw:五个零

对你坚持看到了这里表示衷心的感谢。


 
评论(9)
热度(27)
© Cure Rose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