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Q娃,爱过

魔法解开之前(三)

※毫无骑士风味的骑士paro。主要是41,含少量82(骑士相关设定部分参考tov)

※隔了好久我又回来更新了!感觉不会有人记得之前剧情了(捶地)前情回顾:

 

新的封号骑士诞生一事似乎早在骑士中传开,大厅里聚集了远比平日多的人,迫不及待地前来验证传言的真伪。见二人出现,胸口都别着鸢尾花的胸针,人群先是一片哗然,随后一个接一个地弯下腰行起礼来——尽管他们中大多数比环和一织年长,但下位骑士理应表现对上位骑士的尊敬。这是来历正统、历史悠久,在女神的指引下世世代代守护着女王和王都的王都骑士团,至今仍然恪守着的骑士礼仪。

然而义务性的行礼并不代表一织和环已经获得众人真正的承认,不曾断绝的议论声正说明这一点。这也不难理解,自从乐接手队长之位,王都骑士团的核心团队开始大幅改变,越发年轻化的同时,出身是否合乎正统也越发不被看重。许多资历更老、出身更正统的骑士至今未获封号,却被环和一织这样出身平平的小鬼抢先,他们对此有怨言也在所难免。

“乳臭未干的小鬼接二连三拿到封号,到底是用了什么手腕……”

“和泉倒是还好,四叶是怎么回事?那小子不是北方猎兵团出身吗,那可是蛮族啊!”

一织努力不去听骑士们的议论,加快脚下穿过大厅的步伐。

“真不知道十队长是怎么想的,把这种小子带进骑士团……”

“看那整天散漫的样子,他的价值也就是送上前线了吧!蛮族之间相互厮杀,说不定那把斧头砍下的头里,还有昨天的邻人朋友呢!”

谣言只对轻信的愚者有力量。话虽如此,这一句却偏偏过于刺耳,难以只当耳边风。一织停下脚步,把脸转向言出不逊的骑士。还没开口,袖子却被环拽住了。

“一织织,冷静。”

苍骑士头也不回地说。

一织瞪大眼睛。他没想到还有被环提醒冷静的一天。本以为环会是第一个上去揍人的,然而这次却事不关己似的,说得云淡风轻。

“这种程度的我早都习惯了。虽然还是很想教训他们,但不能总给龙哥和乐乐添麻烦。”

环慢悠悠转向那几个警惕的同僚,一角飘了一飘。

“反正说的也都是事实。”

轻轻耷着眼皮,垂着眼角,眼前的环还是和那个对一切都无所谓的环,和平日别无二致,但一织却感到胸口像被揪住一样闷。是眼睛。那双蓝色的眼睛,此刻像是隔了一层毛玻璃一样朦朦胧胧,看不清原本透亮的颜色。一织最不愿意环现在摆出这幅无所谓的样子。

他感到应该说些什么,却又无从开口,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无言地闭上。这种时候能发表什么隔靴搔痒的正论呢。那太愚蠢,让听的人和说的人都显得可怜可悲。

只有躲开这虚无的视线了。一织想。

就在这时,环的手忽然往下,猝不及防抓住了他衣袖下的手,什么也没说,拽着他大步流星地走出大门。

 

门外已是夕阳时分,天空被染成漂亮的橙色。苍骑士拉着白骑士无言地向前,穿过庭院,渡过吊桥,直到王城围墙的最外延,在高高的石阶前方才停下。这里是王都最好的瞭望场所,远近风光尽收眼底。眼前的二百级台阶下便是车水马龙的中央广场,西边的山头能清楚地看见正在下沉的夕阳。广场上的钟楼整点准时敲响,惊得白鸽成群飞起,翅膀上映出夕照的暖红。

到石阶前,一织终于忍不住喊环松手,后者一句哦我忘了回应的毫不走心。常年使用战斧一类重兵器的环握力果然非同常人,一织的手腕被抓得酸酸麻麻,有些失去感觉。心情复杂地瞪了一眼罪魁祸首,黑发的青年用另一只手盖住被握出淡淡红痕的手腕。

悠悠哉哉看风景的环显然没有接到这一瞪,自己伸着指头玩找房子的游戏。

“青色屋顶那栋是龙哥家,红顶后面那个是我家,东边是一织织家,啊,不知道蛋糕店现在还开着没。”

“你没听见六点的钟声刚响吗,”一织没好气地回应,“当然已经下班了。”

环非常悲痛震惊,哀嚎起我忍了没有国王布丁的生活一个月,回了王都居然还吃不到,女神女王国王布丁的妖精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云云。

“请不要无理取闹。店又不会跑,今天不行明天再去不就行了吗。”

一织毫不留情地给了同伴一脚,扼杀了苍之骑士从台阶滚下去靠重力加速度把阻止他吃国王布丁的钟楼化为废墟的破天荒计划。可环还是不依不饶,狡辩说谁知道呢,万一明天王都沦陷了,蛋糕店被炸没了,我不就再也吃不到国王布丁了!

“怎么可能发生那种事!”

一织脱口而出,否定环一如既往的无厘头。

“骗你干嘛,真的有啊。”

可环却把胳膊架在城墙上,托着下巴望着西边的天空,不服气地喃喃自语。

日落的余晖里,傍晚第一颗星星已经升起。

被战争的阴云笼罩的城市,昨夜的寝床今日可能就已化为废墟。轰鸣的枪炮,冲天的火光,繁华的都市顷刻间就能变成人间的炼狱。对猎兵团出身的环来说,一夜间陷落的城市早已是家常便饭,战争局势瞬息万变,没有人能预言何为绝对。或那也是养成那过于跳脱的思维方式的深层原因。

“……”

意识到自己的失言,一织一时也沉默下来,顺着环的视线望向遥远的西方。越过夕阳染红的重重山峦就是王国的边境线,近些日子常听到西边境不稳的传言。这个西边邻居与王国一直存在微妙的纠纷,据说最近有疑似猎兵的团体在临边村庄出没。

怎么也不是能天真乐观地看待的、不稳的时局。可是。

“……那种事情不会发生的。”

深吸一口气,一织重复了方才的话语,这次的意思却与刚才不尽相同。

“王都骑士团会保卫这座城市,绝不让想破坏它的人踏足半步。忠诚的骑士们永远保持对女神的信仰、对女王的忠贞,效忠这片土地,效忠土地上每一个对女神和国家虔诚的人。敌人如果踏上我们的土地,我们会高挥手中的利剑、长枪与盾牌,用我们的武器、我们的身体、我们永远不屈的意志,将他们驱逐出去。”

被以清凉感十足的声音念出的是王都骑士团的骑士宣言。能将这种东西背得一字不差,找遍骑士团也就是和泉一织这般的优等生了吧。虽然内容难免是十足的精神论,与他讲求客观实际的作风不甚相符,但此时念出宣言却更像冲锋前吹响的号角,革命前夜发表的演说,是对那双时而会蒙上淡淡落寞阴霾的蓝色眼睛的,他能做到最大程度的鼓励和安慰,尽管总有些拐弯抹角。说给环听,也是说给自己听。骑士中的模范生别过脸去。

 

“所以四叶さん如果想一直吃到蛋糕的话,就请好好工作吧。”

 

纯黑的发丝间露出的耳朵尖是柔和的桃红色,和橙红的余晖一同映入眼里。环咧嘴笑了。

 

“哦。”

 

 

 

准备回家的二人拾级而下,来到车水马龙的中央广场。王都的繁华在此最能窥见一斑:四周店铺、食肆林立,车马人流往来不息。加上不绝于耳的叫卖声和乐声,永远一派蓬勃生机。傍晚时分,店铺与摊贩大多已经准备打烊,聚集许多街头艺人的喷水池旁方才显得最为热闹,各种乐器的声音和人群的嬉笑混杂在一起,像是再说现在回家为时尚早。

“TAMAKI!”

路过喷水池时,突然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环寻声望去,只见水池一角的女神浮雕下,一个金发美青年热情地向他挥着手。

“这不是NAGI亲嘛!”

蓝发的骑士飞奔到熟人身边,见面就是一个击掌。

“好久不见啊NAGI亲!!你又来王都啦!”

 

一织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跟了上去,站在环后面打量这个对他来说的陌生人。年轻人看上去和他们差不多大,怀中抱着竖琴,头戴羽毛装饰,一身略带异国风情的打扮让人不难推断出这是位来自他国的吟游诗人。不过要说这人身上最显眼的,还是那惊为天人的美貌,仿佛从油画中走出来一般完美无缺。拜这容貌所赐青年身边围绕着成群的姑娘,见了环和一织,马上开始叽叽喳喳吵个不停。

一织皱了皱眉。虽然知道环很会交些莫名其妙的朋友,他还是想不出对女性关系仿佛没有任何兴趣的环为何会和眼前的这位有所交集。

就在白骑士思索起同僚神秘的交友关系的当儿,环已经当起中介人,向两位友人介绍起对方。

“NAGI亲,这个是一织织,之前也跟你说过的,死认真但是很好搞定的同事。一织织,这是NAGI亲,他是那个什么,YINYOUSHIREN。”

“YES,是吟游诗人。谢谢TAMAKI的介绍,但我更prefer你们叫我爱与和平的使者。”

金发的青年露出一个让周围的姑娘们尖叫着抱在一起的迷人微笑,友好地向一织伸出手。

“你好吗,IORIN?”

“我希望有人能先替我解释一下,‘死认真但是很好搞定的同事’是怎么回事?”

一织不满地挑起眉毛,但还是握住了NAGI伸出的手。

“请不要学那个人叫第一次见面的人奇怪的绰号。我是和泉一织,请多指教。”

“OH,失礼了。很高兴认识你,IORI。为了庆祝一段新的友情的诞生,请允许这片大陆第一美形的吟游诗人NAGI·ROKUYA在此献上一曲。”

“六弥さん真是自信啊。但不劳烦了,我现在比较想回家。”

一织的嘴角抽了抽,果断地拒绝了这个提议。

“hm, that’s a pity!本来想借此机会披露我的新曲的。”

NAGI遗憾地摇头,拨了拨琴弦。

“魔女的魔药,甜蜜的kiss,瞬间缩短的距离,无法自拔的恋人,何等的mysterious,何等的amazing!”

“?!”

怎么想也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内容使一织大吃一惊,不可抑制地瞪向吟游诗人。事情的始作俑者却一副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对一织仿佛能盯出一个洞的眼神视若无睹,只管含情脉脉地爱抚着手中的竖琴。施咒的魔女早已不知所踪,眼前却主动找来一个吟游诗人。黑发的骑士这下哪里等得住,倒吸一口气,正要追问出声。

 

“NAGI亲一天到晚只唱情啊爱啊,恋爱就那么重要么。”

不料一旁状况外的环突然发问,把一织未出口的质问硬生生卡在喉咙里。也是千钧一发,情急之下他差点要忘记环的存在,把那通非科学的事倒出来了。

 

“YES。爱是人的本能,是构成世界的真理,和面包、空气一样重要。LOVE CAN SAVE THEWORLD.”

NAGI嘴边浮现一抹浅浅的笑容,欣然回答。

“嗯——和蛋糕一样重要?和国王布丁一样重要?”

“YES,虽然个人来说应该是和KOKONA一样重要,但对TAMAKI来说就是那样了。总有一天你也会懂的。”

游吟诗人说完,向一织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那一瞬间,一织感觉似曾相识的甜香味道在鼻尖复苏了。心中一下净是不妙的预感,他慌忙捂住口鼻,嘟囔一句失礼了我先回去了。环还没来得及阻止,黑发的青年已经飞一样地跑走了。

-tbc-

nagi登场了,如果很有既视感那就是了,毕竟拿竖琴我们也是能唱琥珀之爱的

 
评论(11)
热度(26)
© Cure Rose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