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Q娃
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沉船不死心
今天你的船沉了吗?沉了。

魔法解开之前(二)

※毫无骑士风味的骑士paro。主要是41,含少量82(骑士相关设定部分参考tov)

※忽然发现这名字好Cinderella Boy

※乐总上线

    上回:


一织是在颠簸中醒来的。

 

眼皮沉得像灌了铅,费好一番力气才艰难地睁开。映入眼帘的首先是红色绒面的座椅,再上面是木质的墙壁和同样材质的低矮顶篷。光线不知为何有些昏暗,向左侧望去,小小的窗口前飘着金棕色的布帘。

 

意识开始回到身体里了。这里是马车的车厢内,有节奏的颠簸说明马车正行驶在路上。对了,今天是回王都的日子,他该乘正午的马车回去了。然而为什么会没有乘上马车的记忆呢?

 

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间幽暗的房间。绿色的火焰。黑袍的女巫。浓紫的液体,违背物理法则地流向空中。

 

“这是女巫二阶堂的特调魔药……”

 

脑海中直接响起的声音吓得一织一个激灵,那个诡异的空间里发生的种种像走马灯一样晃过,激得他彻底清醒过来。原本只是怀着心事在街上散步,却被拐进女巫的秘店,单方面被戏耍一通之后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这种经历原本绝对会被信奉科学和理性的一织看作分不清现实和白日梦界限的妄想之言,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对此他还有些难以接受。那个荒唐的空间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不,或许是压力太大产生的幻觉也说不定?

 

然而得出结论前,另一个声音先从头顶响起。

 

“一织织,醒了?”

 

没睡醒似的慵懒语调和可爱过头的称呼,都是一织再熟悉不过的。扰乱他心思的罪魁祸首、吸引女巫注意的另一位主人公——四叶环,正是声音的主人。同一织一样,环也是定于这天遣返王都,毕竟两位年轻的小队长领受的正是同一份任务。

 

只不过,为什么环的声音会从他的头顶响起?

 

“一织织?醒了就把头从我肩膀上拿下去啊,保持这个姿势累死人了,快不行了。”

 

环不太高兴地闷闷道。

 

头部确实传来柔软温暖的触感,不属于椅背,亦不是木墙。一织愣了一秒,随即像被针扎了一样弹起身来。

 

“四叶さん?!!”

 

所谓怕什么来什么,说的无非就是这种情况,一织此时的表情精彩极了。

 

“哦,一织织,早上好。”

 

与一织的激烈的反应形成鲜明对比,环显然没察觉到同事复杂的内心活动。水色头发的青年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若无其事地打招呼道。

 

然而狭窄的马车经不起这么大的动作,环本就手长脚长,胳膊一伸直接晃到了一织鼻子前,从他胡乱挽到胳膊肘的制服袖子上飘来阳光和肥皂的味道。纯白的骑士服,袖口刺着金色的纹章,肥皂水的柑橘香,都和一织身上的一模一样。温暖的日光穿过窗帘洒在身上,狭小的空间却莫名地舒适而教人安心。

 

“什么早上好,早就中午了好吗。”

 

像是要终结乱七八糟的思绪,一织轻咳一声,拉开窗帘把脸转向窗外。向上延伸的树林说明他们正沿山路爬升,同时也说明路程已经过半,翻过眼下的山坡,王都就将近在眼前。

 

看来他真的睡了很久。他睡着的这段时间,环都像个大型靠垫一样一动不动乖乖让他倚着吗?

 

一织的视线向环飘去,后者伸罢懒腰看来还想活动手脚,咣的一声把两条腿抬到对面无人的座位上,刚才还对着天花板的蓝色眼睛慢悠悠往左下一斜,目光不偏不倚落在一织脸上。

 

“干,干嘛?”

 

一织莫名有点心虚。

 

“一织织应该多吃点,你比之前轻了。”

 

环盯着他的脸,十分认真地说。

 

“啊??”

 

“刚才抱你的时候,肋骨那里硌得我好疼。”

 

说着还指了指自己被硌痛的肩膀。

 

“那不叫抱叫扛,但是在那之前,你什么时候抱,扛了我??”

 

“就是刚才嘛,不然是谁把你带到车上来的啊。到点了还等不到人,大家就分头去找,结果你居然在小巷里睡着了,还怎么叫都叫不醒。一织织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很聪明,有时候也很笨嘛。”

 

环理直气壮地抱怨道。

 

“一织织是童话里那个睡美人吗?得要王子的吻才能唤醒?”

 

“怎么可能!!”

 

屋漏偏逢连夜雨,哪壶不开提哪壶。听到某个词的刹那,一织的反驳几乎脱口而出,声音大得要掀开车篷,吓得环那双总是没睡醒似的垂着的眼睛都睁大了几分。

 

“……我是说,四叶さん年纪不小了,现实和童话的界限至少请好好分清,不然多少有损王都骑士团的名誉,大家都会困扰的。”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长于谋略的小队长赶忙补上一个临时凑出的理由。仔细想想就会发现逻辑其实不甚通顺,但恰好四叶小队长从来不会细想。

 

“是是是。”

 

感觉自己被说教的环扁扁嘴,赌气把头别向一边。

 

“反正我就是小孩子。看你睡得那么香特地借你肩膀,结果一织织连句谢谢都不说,哼,这不是连小孩子都不如嘛。”

 

“这……”

 

道谢的话语早在出口之前就错过了时机。黑发的骑士被戳到痛处,显而易见地动摇了。环用余光瞥见一织的样子,倒是得意地轻哼起来。

 

“哼哼,请我吃蛋糕就原谅你。”

 

“……请你吃就是了!”

 

“耶!我想死一织织家旁边的蛋糕啦!”

 

环马上喜笑颜开,高兴得像个等着庆祝圣诞节的小孩,转眼已经开始思考蛋糕要点什么口味。相比之下一织的心情则复杂得多,在环注意不到的地方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仍然是再普通不过的年轻男性的嘴唇。除去因几个小时没有摄取水分而有些干燥,别无特殊之处。上面没有淡粉透明的釉质薄层,也没有散发出甜腻的香气,一切如旧,仿佛被定在椅子上、强行涂上所谓魔药的那些经历,都是记忆跟他开的玩笑。

 

搞不清现实和幻想界线的到底是谁呢。

 

一织悄悄叹一口气。如果是梦,那么连同那些压在心头的微苦情绪一起消散在晨光里就好。不奢求改变,也不想要改变。比起走看不清结果的棋,他更偏向保持现状,好像这样就能有天长地久的安稳。

 

 

 

马车越过起伏的山峦,穿过人声喧杂的城市,驶进卫兵驻守的王城大门,停在大理石铸就的石阶前,气派的城堡就近在眼前了。塔尖上青色的骑士团旗帜在风中猎猎飘动,标志着守卫王室安全与王都和平的骑士团大本营正是此处。环和一织回到王都的第一件事便是向总部报到。

 

而他们报到的对象似乎已经等候多时,一见两人便放下手中的公文,从扶手椅中站了起来。

 

“四叶,和泉弟弟。终于回来了啊。”

 

“八乙女队长。”

 

一织规矩地行礼。眼前的人是八乙女乐,王都骑士团的队长。年纪虽然不比他们长太多,却已是队长级,作为王都地区的负责人,在骑士团中占有一席不容小觑的地位。当然,八乙女家本就是声名显赫的贵族世家,其继承人在骑士团身居要职也是情理之中——虽然乐本人极为反感被人以家庭背景判定价值。尽管年轻,他在各方面已确实具备队长级的实力。

 

“乐乐,好久不见——”

 

环慢悠悠地抬起一只手。作为对上司的问候,这个招呼打得未免过于随意,若是遇上礼仪要求严格的骑士绝对免不了被当作风问题批评指摘一番。好在乐不是喜欢纠结鸡毛蒜皮细节的性格,也早就习惯了环的没礼貌。一个月不见那副没精打采的样子,他反倒还有些怀念。

 

“怎么样,小镇挺好的吧?”

 

几句寒暄后,乐如是发问。不料却收到环的猛烈反驳。

 

“不好不好没有国王布丁我要死了!还是王都好!”

 

高大的骑士把地板跺得咣咣响。

 

“你真任性啊!哪有骑士为个布丁不肯离开王都的!?”

 

乐哭笑不得。

 

“引荐你进来的龙会哭的!”

 

听到熟悉的名字,环停下抗议,不满地嘟起嘴。

 

“八乙女队长请再多说一点。最近他已经不把我的说教当回事了。”

 

因为环的折腾躲得稍远了一点的一织说。环听了立刻张牙舞爪地扑过去,嘟着嘴去拽一织帽子上青色的缎带。

 

眼前过度自由奔放的小鬼让乐不知道该气该笑。他知道环进骑士团之前也是个自我主张过剩的小鬼,但和现在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以前可是头浑身带刺眼神凶恶的狼崽,第一次在龙之介那里见到他时环的眼神充满不该出现那个年纪的孩子眼中的凶暴和狠戾,是像要把整个世界咬碎般的,野狼的眼神。

 

……现在倒是像猫了。

 

在一旁看了一会儿努力想把一织的缎带系成蝴蝶结的环和拼死抵抗的一织,两名小队长在上司的办公室里互不相让地扭打在一起。乐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笑笑,清清嗓子说好了有正事。上个月的工作情况我会看了报告再找你们的,现在有另一件事要让你们知道。

 

环向一织投去一个不解的眼神,被不耐烦地催促快点站好。

 

“王都骑士团所属,四叶环小队长。同一所属,和泉一织小队长。至上个月,你们的入团时间已满三年。综合你们至今为止的表现,骑士团决定授予你们骑士封号。”

 

“四叶环,以出色的战斗技术在维护王都和平与稳定中立下重要功劳。授予封号苍之骑士。”

 

“和泉一织,优秀的谋划能力和指挥能力,为骑士团的战略部署提供若干建设性参考意见。授予封号白之骑士。”

 

乐用他低沉的嗓音一丝不苟地宣布,听起来确实充满庄重感。

 

“这样你们就是有封号的骑士中最年轻的了。怎样,是不是很惊喜?说点感想听听。”

 

宣布完毕,两位新任封号骑士却还沉默着一声不吭。乐以为他们是太过惊讶失去了语言能力,便坏笑着走上前,想趁机调侃一下两个后辈,好好把他们吃惊的模样印在脑海里。

 

“突然说要把我们两个调到小镇的时候我就料到是这样了。”

 

不过在乐走到位置之前,一织忽然开口。哪有什么惊讶得口不择言,黑发青年的语气还是和平常一样冷静。

 

“……什”

 

“啊~还以为会更早颁给我嘞!”

 

乐的感叹词还没完全说出口,先被环的大嗓门打断。

 

“就说嘛,没个封号还算什么骑士,一点也不帅!像龙哥的龙之骑士那样听起来超强,才有骑士的样子嘛!”

 

“看来四叶さん对‘骑士的样子’也有很大的误解呢。……”

 

“…………”

 

已经全然搞不清,最初是谁想让谁目瞪口呆了。青年才俊的王都骑士团队长一阵沉默后发出不可抑制的大笑。乐一边把代表封号骑士的鸢尾花胸针交给两人,一边发自内心地感叹道:

 

“真是不可爱的小鬼们!”


-tbc-

没有灰骑!

 
评论(4)
热度(27)
© Cure Rose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