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Q娃
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沉船不死心
今天你的船沉了吗?沉了。

CHOCOLA à la folie(1)

BGM:ショコラに夢中

※魔女的考验paro,cp姑且是63

※很多二设和OOC,少女漫画,恶搞意味,不要认真



宏伟气派的西洋式大门在晨光的照射下折射出炫目的光辉。

有些娇小的橙色身影站在门前,一手叉腰一手挡光,仰望着“私立爱七学园”几个大字。

“就是这儿了吗!”伫立在上学的人流中,年轻人意气风发地自言自语,“人界的学校比我想象的要豪华很多啊!还有传言说这边经济不景气什么的,这不还是搞得相当华丽嘛!”

橙色头发的年轻人——三月露出满意的微笑。

“很好很好!环境满分,在这里一定能收集到不少心吧!”

“看样子你挺满意的?”

耳边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三月一听顿时皱起眉头,视线不高兴地往右下一斜。

他的肩上蹲着一只青蛙,深绿色与黑色相间的条纹,戴着一幅眼镜,没睡醒地打了个呵欠。一只用成年男性声音说话的青蛙,怎么想也是能把小孩子吓哭的超现实场景,然而被这超越着人类常识的光景却并没有吓到三月。

“大和さん!”他嗔怒道,“我说路上怎么也找不到你,果然是又睡懒觉去了吧!”

“别人家青蛙还都在冬眠,我却大清早就得起来上班,大哥哥觉得自己已经足够业界楷模,颁我一朵小红花都不为过啦。”青蛙痛心地抬起一只蹼贴在胸前,随后语气忽地一转,“话说mitsu,我的早饭呢。”

“哦,在我包里……不对,我管你啊!!”三月回过神来,气得直跳脚,“明明是个大叔装什么青蛙!真那么爱当青蛙就自己随便抓个虫子吃一吃啦!”

“我的主人好凶哦,”青蛙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我要跟女王报告,有个穷凶极恶的魔女光天化日压榨使魔。”

“闭嘴大叔,再说一句小心我把你偷藏在床底下的酒全扔出去。”

“对不起三月大人我错了——”

 

————

 

“魔女”是过去人们对某个群体的称呼,传说她们会用猎奇的材料熬制魔汤,用诡异的药水魅惑看中的男人,在夜晚骑着扫把发出刺耳的笑声翱翔于天际,对不听话的小孩施法变成菜场上贱卖的南瓜。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把不可思议现象归咎于人外因素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在当今的人类社会连小孩也不再相信魔法和魔女。

可是虽然和人类古老的想象有所出入,魔女的存在却是千真万确的——三月就是其中一个。只是他作为魔女的资历尚浅,此行还是第一次来到人界,目的也有点特殊:他要作为女王候补参加人界的考验并获得胜利,成为统治魔界的下一届女王!

毫无疑问,女王当属最厉害的魔女,呼云唤雨,无所不能。魔界有句家喻户晓的名言:不想当女王的魔女不是好魔女。打小根正苗红地接受魔女教育长大、把现役女王当偶像一样崇拜的三月自然也有此野心。然而难耐他天资一般,只好全靠努力,不料竟然真的被选为了女王候补,得到赴人界接受考验的机会。回想起受到女王接见,被赐予魔杖的那一天,一切宛若梦境,三月的满腔激动至今还难以平息,以至要每天晚上喝两瓶牛奶来保持冷静。

至于这场魔女的考验,实际是一场候补生之间的竞赛。竞赛规则很简单,谁在人界掠夺最多人类的心,谁就能成为下一位女王。人类的心是情感的结晶,能够不断再生。

然而魔女的心只有一颗,被夺走时就将死去。这也是作为魔女绝对不可以忘记的第一守则。

 

三月在钟声响起前走进了教室办公室。今天是他以人类身份“和泉三月”转入私立爱七学园的第一天,因此要先在班主任处报道。推开办公室的门,一头鲜艳的红发首先映入他的眼帘。红发的主人见来人是三月,立刻绽开可爱的笑脸。

“三月,你终于来啦!你那么早就出门了,还以为铁定会比我先到呢!”

“啊哈哈……发生了点这样那样的事。”

橙发的少年尴尬地挠挠头。毕竟因为太过兴奋走过了学校大门、在公交两站开外的老年街区被巡警当成迷途小学生一路护送过来这种事,各种意义上还是不说为妙。

眼前穿着相同样式制服的年轻人名叫七濑陆,和三月一样是初来乍到的转校生。陆热情的红发下是一张天真无邪的少年面庞,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不含一丝阴霾,浑身散发着让人想为他加油的谜之光辉。陆是三月认识多年的好友,目前跟三月住在同一屋檐下。这一方面解释了他为何一见到三月就高兴地上来寒暄,另一方面则意味着——

“不管哥哥身上发生了什么事都不会比七濑さん更脱线的。如果女王考验的题目是脱线、迷糊还有犯傻,恐怕找遍全魔界也找不到七濑さん的敌手了。”

一个冷静的声音冷不丁地插进谈话。陆的外套口袋里伸出一双白色的耳朵,接着露出一双红色的眼睛。然而怎么看都是兔子的可爱生物此刻却以少年的声线说着刻薄的话。

“哦,这不是一织嘛。早上好!”

三月挥手打了个招呼,陆则惊讶地跳起来,慌慌张张捂住了口袋。

“一织!这里是教师办公室,你跑出来干什么啦!”

“不要随便把别人想的和你一样蠢好吗。不同于敢在人界乱施魔法的七濑さん,我是确认过周围情况才行动的……请把手从我的耳朵上拿开,现在马上!真是不明所以的人!”

“什、刚刚明明是一织让我快一点不要迟到了!”

“我从来没说过让你当街骑扫把!骑到一半因为打喷嚏摔下来还跌在路过的学生身上,你以为是哪里的少女漫画吗,真是太不像样了。”

“~~~、一织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己的主人!再怎么说我还拿到心了嘞,这不是个不错的开头吗!”

“是啊,一颗价值5点的黄色心,七濑さん的开始还真是廉价。”

——是的,眼前和使魔吵得不可开交的七濑陆正是三月的竞争对手,另一名女王候补。而陆的使魔一织则是三月的弟弟,年纪比陆还小,却格外冷静认真有条理,在跟陆的拌嘴中往往占绝对的上风。

“ichi和riku还是一如既往,一大早的就这么热闹。”

不知何时大和也探出了脑袋,感慨颇深地评论道。

“ichi那家伙肯定已经制定了战略吧,后生可畏啊,小小年纪真是可靠。嘛,大哥哥奉行的原则是凡事差不多就好,不会像ichi那么严厉的,mitsu就按自己喜欢的节奏来吧。”

“我要求真的不高,你能有一织万分之一的认真就好了。”

“哎呀,ichi,我们该撤了。”

青蛙假装没有听见,眼睛狡黠地一转,脚底抹油地不见了影踪。

“喂!”

“两位同学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然而说时迟那时快,大和和一织前脚刚消去了身影,陆和三月的班主任后脚便匆匆赶到,场面十分千钧一发。

这下三月只好无可奈何地叹气,一面暗自腹诽:那个狡猾的大叔,永远只在这种时候才肯稍微显山露水,和自己的弟弟相比真是难以捉摸的使魔。

 

————

 

魔女收集的“心”是人类情感的结晶,会根据不同情感呈现出不同的颜色。例如,黄色的心代表“好像被吓到了”,橙色的心代表“有点一见钟情”……根据稀有度的高低决定能够换取的点数。有价值5点的廉价的心,也有价值上百上千点数的高分的心。因此除了收集到的数量,心的质量也是必须要考虑的因素。

此时此刻,两名魔女正在教室门外,等待在新同学面前做自我介绍。

“请听好。第一印象是非常重要的,所谓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先给人类留下好印象,以后收集心也会方便很多。如果自我介绍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七濑さん的魔女人生就将是一片灰暗,再也没什么值得期待的了。”

一织一本正经地向陆说教。

“系、系……”

“弟弟啊,被你这么一说陆不是更紧张了吗……”三月尴尬地笑笑,拍了拍友人兼竞争对手的肩膀,“陆,深呼吸!没关系的,表现出平时的你就好!”

“呜呜,三月你知道的,我不擅长在人前讲话,一紧张不知道在说什么了!”

“没问题啦!你小时候不是还想当魔界第一偶像,连演唱会都开过了吗!”

“就是那时候我紧张到过呼吸外加魔力暴走,九个观众全被吓跑啦!”

陆沮丧地耷拉下眉毛。

“好羡慕三月啊,又开朗又能说会道,在魔界有那么多朋友,哪像我,小时候身体不好,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成了只会读魔法书的家里蹲,要好的朋友除了三月和一织就只有因为我的魔法发生变异、最喜欢指甲垢和八卦的南瓜P君了,结果之前一个不留神妈妈竟然把P君做成了馅饼,说是庆祝我当选女王候补!太残酷啦!”

陆越说越激动,悲愤得涨红了脸,眼角渗出一丝泪花。

“陆,陆你冷静……”

三月不知所措地抓了抓头发,他第一次听说这么戏剧性的丧友经过,不知道是该安慰还是该吐槽。

还好班主任的传唤及时响起,打破这微妙的氛围。三月如蒙大赦,连忙拉着陆走进教室。

魔女的听力比人类灵敏很多,一进教室陆就因为“哎哟质量不错”、“长得挺可爱嘛”之类的议论害羞地红了脸。

不过也有“都什么年代了还玩转学梗”、“橘色的那个是走错教室的小学生吗www”的问题发言。

后者让橘发的年轻人额头暴出一根青筋,一下没控制住力道,手里的粉笔啪嚓碎成两截。好啊,你们的心我就不客气地夺走了,三月愤愤地想。写好名字转过身,幼女般可爱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杀气腾腾的笑容。

“我是和泉三月,今天开始加入私立爱七学园初等部2年A班,请多指教。”

“有自信的地方是烘焙的手艺、吐槽的技术,还有教训不听话的蠢蛋的拳头。前两个随时欢迎跟我交流,让我听见有关身高的任何评价,第三个伺候!”

大家纷纷被震慑住,一片目瞪口呆。

“怎样!”三月自豪地咧嘴。夹带威胁和恐吓的强硬风格,正是完美的魔女式自我介绍,吓到对方不敢吱声的程度刚刚好,最能让人心动。主持、谈话正是他擅长的内容,自我介绍自然也是小菜一碟。走下讲台,三月胸有成竹地打开透视眼,准备把心动的家伙一网打尽,然而视野里除几颗稀稀落落的黄色心之外别无他物。橙发的魔女难以置信地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呃,大家好,我是七濑陆!”

在他怔住的当儿,陆的自我介绍开始了,声音因为紧张听上去比平时还高。如本人预料的,陆的自我介绍东一句西一句,天马行空乱七八糟,直到被老师打断才不得不匆匆作结。下台时更是不小心绊了个跟头,手肘撞倒了桌上的讲义堆,陆一面疼得泪眼汪汪,一面手忙脚乱地去捡撒了满地的讲义。

“等等等等,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一旁的三月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此时视野里满满当当都是橙色结晶,一闪一闪,强烈地动摇了他的心神。橙色的心是受欢迎的象征,而这些心毫无疑问都是因为陆的自我介绍而生的。

“咦,我没告诉过你吗?”

大和反倒是对震惊的三月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人类的品味跟魔界正相反,什么平地摔跤啊走路撞电线杆啊,只要在不危及生命安全的范围内,越笨越冒失他们越兴奋啦。这叫萌文化,天然呆,激发男人的保护欲。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也是,mitsu第一次来人界,不知道也难免啦。”

青蛙大哥哥笑嘻嘻,吐了吐又细又长的舌头。

“……”

“哎呀,大哥哥我也是个冒失鬼呢~(星星)——怎样,萌到了没?”

“所以其实你是故意的吧?!”

三月愤怒地一巴掌拍扁了这个一直让他觉得很欠揍的使魔。

 

————

 

和泉三月在人界的第一日最终只拿到三颗黄色心。放学后他让陆和一织先回去,自己一人在空荡荡的校园里散步,转换惨淡的心情。爱七学园的规模真不是盖的,鲜花盛开的玫瑰园,耸立的钟楼,精致的欧风凉亭应有尽有,三月只是拐了几个弯就彻底迷失了方向。不靠谱的青蛙使魔早已不知所踪,他只好凭感觉继续摸索。

三月走进一幢洛可可风格的建筑。室内冰凉的空气消去了夕阳时分的余热,让人觉得十分舒服。宽阔的走廊上只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因为没有开灯而显得有些阴暗,但对魔女却是正惬意的亮度,像是回到了永远被深紫色的夜幕笼罩的魔界一般。三月最喜欢仰望夜空中永不西沉的新月了,那淡淡的金黄光晕好像有一种夺人心魄的魔力,早已烙印在了眼睑里,无法抗拒。

才过了第一天就产生思乡情绪,未免太不争气了吧。他不禁苦笑,脚下继续迈开步伐。

穿过走廊来到建筑的中央,一个偌大的敞开楼梯间映入眼帘。两侧夸张的回旋式楼梯引向二层,一整面的落地窗构成背景。窗外的玫瑰园尽收眼底,夕阳给它镀上了一层瑰丽的橙黄,也让整个空间染上了同样的颜色。

“……这所学校真是豪华到夸张啊,一般来说有必要搞成这样吗?……”

三月感慨于眼前的美景,一边小声嘟囔,一边走上台阶。

“WHO IS THERE?”

忽然一个声音从他的头顶响起。循声望去,只见二层楼梯口站着一名高挑的男性。柔顺的金发,冰蓝的双眼,男性有着堪称顶级的俊美容貌和黄金比例的身材,沐浴在柔和的橙光中,好像从画册里走出来的王子一般,举手投足散发着高贵的气质。这也太犯规了吧,三月很俗气地想,视线却像被定住了一样无法移开。

对方见他没有反应,漂亮的眉毛挑了一挑,随即向他走来。

三月这才反应过来。这位朋友刚刚说了什么?WHO?THERE?

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英语吧,他琢磨着。魔界民是不讲究学外语的,听不懂真的不能怪他。但若是因为沟通障碍被当成入侵者就很尴尬了,堂堂魔界女王候补,被人类驱逐实在有损魔女颜面。三月尽力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尝试记起几个单词,一边向逐渐靠近自己的男性比划起来。

“我!不是!可疑人物!”

身材娇小的魔女手舞足蹈,试图用肢体语言传达自己的无辜。

金发男性饶有兴味地眨了眨玻璃珠般的眼睛,而后恍然大悟似的露出了灿烂的笑脸。

“OH YES,I KNOW! I DON’T MEAN TO HURT YOU.”

可恶啊,脸长得好看随便笑一下都好像能把千年的积雪融化了。而且帅哥就是帅哥,声音也这么好听,到底是怎样的基因啊。三月继续在心里埋怨着老天的不公,没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也漏跳了一拍。

“你能说日语吗?”他再接再厉,“我不会说,那叫什么来着,ENGLISH。”

“YES, NO PROBLEM。我的老师们都夸奖我的语言天赋。”

男性得意地撩了撩头发,毫无预兆地切换成了语调浮夸的日语。

“YES……”

三月僵住了。

“等、原来你会说日语啊!那我不是一个人白比划了半天嘛!!”

橙发的年轻人像被点燃的炮仗,羞耻地抱头大呼。

“我很抱歉。你的表演太过有趣,让我想起了家乡的松鼠,一不留神沉迷其中了,”男性风度翩翩地露齿一笑,“VERY CUTE DESU。”

“谢谢你啊可我一点也不高兴!?”被比作小动物的三月气得跳脚,“虽然用词礼貌但是内容微妙的好失礼啊!?” 

“CULTURE SHOCK DESU。坦诚是我的优点,也是我祖国的传统美德。如果给你造成不快,我深表遗憾。”

“就是这态度微妙的叫人火大!但扑面而来的真诚又让人没法狠心吐槽!这不是无懈可击嘛!”

“被你夸奖是我的荣幸。(WINK)”

“算了我放弃了……”

三月绝望地对天花板翻了一个白眼。

“话说回来,这里是哪里?我只是想回家,可这学校实在大的见鬼。”

“Hm。你是新来的学生吗?”

“啊对,我叫和泉三月,今天刚刚转来。”

“WOW,MITSUKI!真是个好名字。我认识一位少女,有着和你一样的名字。她是个坚强的好女孩,不惜冒生命危险也要为所爱之人唱歌。MISS FULLMOON。HEART MOVING。非常感人DESU。”

“……???”

三月困惑地看着一秒变得泪眼朦胧的年轻人。

“虽然不知道你在感伤什么……没事吧?”

他担心地掏出纸巾递给对方。年轻人接过纸巾,擦起被眼泪和其他什么液体弄得乱七八糟的脸。

“谢谢你。我只是想到和MITSUKI同名的那位少女,难以抑制内心澎湃的情感。现在已经没事了。”

顶级的容貌就算是配上满面的愁容,也散发出令人心碎的忧郁美。

“哈哈,是吗。真是个奇怪的家伙!果然人类的感情很丰富啊。”

三月看着一下阴一下晴的年轻人,忽然心情大好地笑出声来。

“说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虽然眼前这家伙不像什么坏人,被单方面知道名字仍然是魔女很不喜欢的事情。

“MY NAMEIS NAGI。六弥NAGI。以及关于这里是哪里的问题——”

六弥NAGI像芭蕾舞者一样张开双臂。

“这里是我的城堡。”

不知哪来的风吹乱了三月的刘海,他不得不暂时闭上眼睛。明亮的黑暗中,指尖传来另一个人的触感,一只温度略低、骨节分明的手牵住了他的右手,将它引向半空。

“你很可爱,MITSUKI。很高兴遇见你。”

贵族般优雅的声音和独特的怪异语调仿佛混合成一种神秘的声音魔法,让人感到一股难耐的燥热。三月觉得自己的耳朵恐怕已经变成了陆头发的颜色。风慢慢停息,他睁开眼睛,见金发的城堡主人微微弯着腰低着头,抬起眼角冲他露出迷人的微笑。右手还在对方的手里,在极度靠近那张俊美的脸的地方,下一秒,三月的手背上落下一个凉凉的亲吻。

“————啥!?”

 

——这就是魔女三月和六弥NAGI命运的相遇了。


 

-TBC-


三月的名字neta的是种村老师寻找满月的女主角神山满月。

不知谁得的补充配役:

3 - 巧克莉

7 - 香草

2 - 杜克

1 - 布兰卡

6/没出场的9 - 皮埃尔

 
评论(5)
热度(22)
© Cure Rose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