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Q娃,爱过

晚安明天见

※41凉白开,完全没有警察风味的警察paro

压在4月1号的尾巴,环环生日快乐!

 

“田中先生——我再说一遍——不要想不开啊——你死了事情就会变得超麻烦的——”

艳阳天底下,四叶环警官面朝太阳举着个亮橘色的喇叭喊道。

“田中先生——你想想好啊——被抓到也就是坐个十几年牢嘛——”

环喊得卖力,此刻已是大汗淋漓,头发湿哒哒地黏在脸上,嗓子也有点哑了。但他视线彼端的天台上,一名男子半个身子已经探出了防护栏,整个人骑在栏杆上。

“我管你啊!!不想我摔死你们就走啊!!再不走我真的要跳了!!!听见没有!!”

男子张牙舞爪,作势要把另一条腿迈过栏杆,逼得天台上几名试图伺机制服他的警员没辙,只能乖乖后退。

“哈???你听不懂日语吗???我让你不要跳啊!!”

环气得把手里的喇叭啪叽一声摔在地上,愤怒地挠起头来。

然而一只手把他的喇叭捡了起来。

“我看你也听不懂日语吧四叶警官?这都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环闻声抬头,结果被毛巾迎面糊了一脸。

“呃,一织织……你怎么在这里。”

“这不重要!”

和泉一织绷着脸,恨铁不成钢地俯视蹲在地上的四叶环。

“倒是请你告诉我,这是第多少次了!四叶警官,麻烦你好好动用一下脖子上那颗容量有限还被布丁侵占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空间的脑袋,回忆一下这种情况到底应该说些什么!”

环被劈头盖脸一顿骂自然不很高兴,张张嘴想反驳,但又觉得一织一贯特别严谨,说得好像都没什么错。

一织投来针扎一般的视线。

环连忙假装正在苦思冥想。

“田中先生——呃……世上还是有很多值得留恋的东西的——比如在吃完全口味的国王布丁之前……”

“你是笨蛋吗四叶警官!!!”

亮橘色的喇叭毫不留情地扇在水色的脑袋上,啪的一声清脆响亮。

“痛,一织织你干吗打我!??”

“Brilliant job!TAMAKI、IORI!”

毫无防备地,对讲机里突然传来六弥警官兴奋的声音。

“趁你们吸引了犯人的注意力,我已经把他制服了!TAMAKI的捧角和IORI的逗角都so wonderful!犯人都看呆了!”

“…………”

一织一个松手,喇叭无力地掉在了地上。

 

这一事件后的一个星期里,和泉一织和四叶环不仅迅速成为局里名人,还有好事者以“新人警察相声劝服跳楼犯人”为题在油管上传了视频。一织羞愤欲死,一星期都没给环好脸色看。

午休时间,两人被二阶堂副警部叫到办公室。二阶堂副警部也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儿,一眼看出一织还没释怀,更偏要调笑他两句。一织的脸更黑了。环好想给这个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大叔一拳。

“阿环,不要用那么可怕的眼神看我啊。”二阶堂笑嘻嘻地说,“还记得今天是报告的死线吗?”

“啊……”

环心里那点反抗的火苗唰地就熄灭了。

从办公室出来,一织在前面腾腾腾走得飞快,环在后面迈大步追着。

“一织织——报告借我抄嘛——”

“我拒绝,门都没有。”

“一织织——”

“撒娇也没有用!”

一织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指着环的鼻子一字一句地说。

“嘁,一织织小气鬼。”

环不高兴地撇嘴。

“随你怎么说!”

 

四叶环跟和泉一织的交情始于警察学校时期。两人是同期、又是室友,上下铺的床一织睡上边环睡下边,因此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一织最初觉得环懒散没规矩又容易惹事的性格跟自己不太对付,环也对动辄对他一顿说教的一织不太爽。但毕竟还是年轻人,整天一起处着,不知不觉中就摸清了对方的脾性。且不说一织如今怎么看环,环觉得一织这个人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除了经常口不对心,其实是个很坦率的人。环喜欢被人真诚地对待,讨厌一切扭捏作态和拐弯抹角,因此和一织相处对他来说称得上惬意。

话虽如此,他也没想到这一处就是好几年。毕业时两人意外被分配到了同个警署,不仅办公桌恰好相邻,连局里更衣间的储物柜都是上下的。虽然总不至于巧到又同住一间房,但至少还在一个屋檐下,足够称之一段不浅的孽缘。

环还记得入职那天一织看着他们俩只隔一条过道的办公桌,无不嘲讽地说:

“四叶同学,你的脸我都快看腻了。”

 

此刻,由于被勒令于今天之内写完上次天台上那位的报告,环坐在办公桌前抓耳挠腮。比起动脑,他显然是喜欢动手的那一类,打从学生时代就不擅长写这些东西。

“一织织,报告好蓝写啊——”

对自己一片空白的报告发了一分钟呆,环果断放弃,坐着转椅滑到一织旁边,因为含着棒棒糖话说时口齿不清。

“那种东西我才不知道。”

埋头处理文书的一织睬也没睬他一眼。

讨个没趣的环悻悻地把棒棒糖嚼的咔吱作响,却没有乖乖回去的意思。他索性两条腿往椅子上一盘,赖在一织身后不动了。

一织背对着他奋笔疾书。大热天里和泉警官也把制服穿得一丝不苟,从背后看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小截脖颈,跟撸着袖子、挽着裤腿的环形成的对比太鲜明。环有的时候觉得,一织之所以比他还白一定是因为制服穿得太好了。

“一织织我看你都觉得热死了。”

一织还是没理他。

这还在环的预料之中,毕竟有足够的亲身经验告诉他闹别扭的一织真不是一般的难搞。但眼下怎么说他也是有求于一织,只能再接再厉。

环左右扫了一圈,忽然眼睛一亮,长手一伸,从自己桌上捞过电扇,悄悄举到一织头顶——

“嗡——”

一织的办公桌上扬起了一场六月飞雪。

“这下惨了……。”

罪魁祸首倒吸一口凉气,赶紧垂下了头。

 

一织终归还是借了报告给他,虽然不免一顿怒涛般的说教。抄完一织的报告已是黄昏,两个人背对着夕阳并肩走回宿舍。环看着被映得火红的地面和被拉得长长的两个影子,觉得毕业虽然让他的日常改变了不少——身上的制服换了、一织对他的称呼变了、烦人的报告和文书多了——仿佛又什么都没有变,比如一织的心还是那么软,比如即使都要看腻了,他们两个还是天天见。

 

第二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六。这星期环排了轮休,一织却还要值班。

环前一天晚上很是兴奋地跟一织说自己休日要跟局里的朋友们比如七濑、六弥去哪哪玩,并表示如果一织也不值班大家就可以一起去了。一织听了一脸嫌弃:我对陪六弥警官看上映会或者听七濑前辈的个人演唱会可没什么兴趣。甜品店和游戏厅也一样。

环好像没听见一样继续说:下次一织织也一起去。

于是这天环起个大早,一群人吵吵闹闹地出去了,一织则跟平常一样按时坐在办公桌前,眼睛不自觉地向左手边空空的桌子投去一瞥。

二阶堂副警部正巧路过,见状调侃地问一织寂寞吗,结果被后辈投来的零度眼神冻到,只好乖乖闭嘴。

 

当天晚上,一织收到环的一封短信。内容言简意赅:“一织织我晚上来找你,有东西给你”,具体时间一句没说。对此一织心里有点高兴,但他只回了一句:哦。然后这一晚上都过得有点心不在焉。可直到熄灯时间环都没来敲他的门。被白白浪费一晚感情和时间,一织很生气地去睡觉了。

咣咣。

但他刚一躺上床,房门就响了。

一织心不甘情不愿地从床上爬下来打开门。

“有什么事吗。在那之前,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他很不爽地说。

然而来人完全不把一织不善的口气放在眼里。

“没办法啊,我刚想起有东西要送给一织织。真的,本来我都爬上床了。急着跳下来忘记我现在睡上铺,还以为腿要断了。”

“哈?既然这样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不就好了,明天又不是见不到。”

“可我就是想现在给你啊!”

“……”

一织捂脸,露出一副输给你了的表情。

“好了那就不要磨蹭了快一点。到底是什么啊?”

环把手伸进短裤口袋,半天掏出一个什么东西来。

“一织织,闭眼。”

“啊??四叶警官,这又是在搞什么鬼?”

“好啦一织织,听我的话把眼睛闭上就是了!!”

“……真是搞不懂你这个人……”

看环一副你不闭眼我就跟你死杠到底的样子,一织结果还是照他说的做了。

“四叶警官……?”

一片漆黑中,一织感觉到有什么缓缓掠过自己的脖子、停在颈后。是环的手。那双手说不上柔软,举惯了枪的地方磨出薄薄的茧,但足够温热,不需要和他颈部的肌肤相碰都能感到另一个人的热度。环的手在那里磨磨蹭蹭地鼓捣着什么,他听到很轻的金属碰在一起的声音。

夏夜闷热无风,一织感觉脖子上开始冒出汗珠。然而这点小事还称不上问题,关键在于和泉一织这个人是最怕痒的,连平时最普通的肢体接触都令他有些抗拒,脖颈这种敏感地带有多脆弱更无需多言了。但他怎么可能说出来呢?即使环半天也没有把手拿开的意思,偶尔手指还会蹭上或者直接戳上他的脖子,惊得他想把这个人一把推开关上房门,但还是没好意思发作,到头来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吞。

环本来正忙着跟不听话的金属扣较劲,忽然发觉一织不太对劲,仔细一看怎么刚才还好好的,现在从脖子到脸都泛红了呢。刚刚让他闭眼还闭得不情不愿的,现在倒是闭得特别紧特别用力,嘴也死死抿着,估计是太用力了,整个人都有点颤。

环觉得平时总爱绷着脸摆出特别严肃的样子的一织这个样子真是太好玩了,他现在这个姿势就像半抱着一只煮熟的章鱼一样。

“四叶警官,手脚笨也要有个限度,你到底要让我闭眼到什么时候!!”

一织的怒吼无情地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环忙道:“好了好了。”

脖颈间异样的触感褪去,一织睁开眼睛,飞快地给了环一个怒瞪,接着低头看去。胸前多了一个可爱的兔子项链。

“今天在游戏厅拿到的奖品。他们店里的代币快被我赢光了,老板跑来求我别再玩下去了,我说我还没玩够,他们就给了我这个和一大堆别的零食,”环边双手比了个举枪的动作,解释道,“一织织喜欢这个的吧,之前在你柜子里看到好多。所以给你了,也算是上星期给一织织添麻烦的赔礼道歉。”

一织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该先抗议刚才环对他单方面实行的过分肢体接触,先说谢谢,先吐槽他在人家游戏厅里的任性行为,还是先质问他你怎么可以随便偷看别人的柜子呢?!

他感觉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毕竟一直自以为藏得很好的秘密居然就这么随便的被发现了,对象还是那个极度缺乏常识的前室友四叶环。天知道环以后会不会也这样很随便地就把这件事说出去了?!

可能性高得令人发指。一织恨恨地盯着环那张和平时一样懒散、此刻却仿佛多了几分自豪的脸想道。

环只见一织脸上一阵红一阵青,表情像翻页一样刷刷刷地变,他有点担心地试探道:“一织织?”

“四叶警官。”一织抢在环之前夺过话语权,试图通过这样恢复冷静,“你错了。我没有很喜欢ろっぷちゃん,也绝对没有在收集周边产品。”

“诶。”环很惊讶地说,“原来这个兔子叫ろっぷちゃん啊。”

“……”

“一织织真的很喜欢ろっぷちゃん啊——之前你借我的工作报告上面还画了两只呢。超可爱。”

“…………”

此刻一织几欲以头抢地。

“四叶警官,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吧。你在我的柜子里看到了ろっぷちゃん、我借你的报告上画了ろっぷちゃん,和你送了我ろっぷちゃん的纪念限定项链这三件事情就请当作我们二人之间的秘密。”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

“十个国王布丁。”

环眼睛一下就亮了。

“哦好啊,那我要新口味的——”

对付环,国王布丁就是那个百试不爽的魔法词汇。十个布丁就能把他哄得乖乖的,真怕四叶警官哪一天就被犯人拿布丁贿赂了。一织不由想道。

虽然总是一脸睡不醒、从来不会自己写报告、还缺乏常识、活脱脱一台天然的麻烦制造机,但环天真、直率、从来不会多想的地方有时又真令一织羡慕。环能忠实自己的欲望,从来不需要什么伪装,喜、怒、哀、乐,所有的情感都原原本本地、赤裸地展现,就像刚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婴儿一样率性地活着。但一织也知道,这样的处世方式也同时让他更容易受伤,正是这总让人拿他没辙,一织不自觉地就会对他心软。从他们认识起,一直。

“真是个狡猾的人呢。”

一织不禁失笑。

 

环双手插兜,向后退了一步。

“一织织晚安,明天见。”

“明天见四叶警官。”一织挥了挥手,“反正就算不想见,明天也照样会见到。”

 

仿佛什么也没有改变的一天、吵吵闹闹的每一天。第二天起床,又会在一样的地方看到同一张脸。

所以晚安,明天见。

 

-Fin-


环环兔耳rc让我爆炸,给我鸡血,让我努力为tamaio添砖加瓦!

问一句有没有41病友组织带我一起玩!!!(呐喊!)

 
评论(8)
热度(46)
© Cure Rosetta | Powered by LOFTER